Share

作品四十六:BVE,我投资股票的靠山

左右逢源,叫我股神

2018年上旬的某天早上,如常开车上班。我从电台的财经节目里,知道了松大,也认识了一把明显不是本土口音,遣词用字恰如其分的述说着股票投资内容的声音。

接下来,差不多每个月都会在电台听到这把声音。他的态度中肯,论述脉络清晰,而且内容简单,容易明白。2018年下旬,依靠过去自己阅读书籍和网上积累的功课与认知,加上商业电台里学到的投资资讯,结合自己的整理与判断,在众多上市公司中,我相中了一间叫FPI的公司。看重他的净现金,稳定派息,管理层的行事风格,虽然股价爆发的机会不高。自己的性格也不喜欢会爆发,但波动太大的股票。

我已经自认为是基本面投资的拥趸了。
同年9月,我毅然开设了股票户口,小额买入了FPI。
正式踏上了股票投资的旅程。
因为买入的时候适逢公司将要公布第三季度报告。买了过后没几天,股价竟然连升几个价位,我的账面浮盈20%。(注:FPI第三季是业绩高峰期,这是后来通过BVE学到的)

哇,感觉自己是股神!

马上沾沾自喜,以为是天选之子,是个被电脑事业耽误的投资天才。

股票从浮盈20%跌至亏损

但是,季度业绩发出之后没几天,股价竟然慢慢的阴跌了几个月到我购入的价位之下。

”我被套了!“

然后就横盘了几个月,弄得我很郁闷和纠结,股息没收到,资本没增值不值,还亏损了。身边又没几个人能建设性的跟我聊股票投资的事,大多是告诉我,股市就是靠”猜“和“内幕”。常常听到亲朋戚友、同事说 “这只股快涨了”,“那只股的大股东是谁”,“老板认识谁”,“我有内幕”,”鳄鱼来了“ 等等。这些资讯的立足点都是很主观且不可靠,而且无从证伪,也无法追索脉络。

他们最后也总会告诉我 ”你应该努力工作就好,股市是靠不住的“。
”哎,难道这是股票投资的真相?!“

意兴阑珊,反躬自省我嗅到了不安的气息,焦虑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心里很不踏实。决定先踩刹车,远离股市,检讨自己。接下来的很多个晚上,我挤出更多时间重看摆在一边很久了的书籍,也查阅更多网上资料。

我发现学会偶然的”钱生钱“不难,最难是要必然的”持续钱生钱“。本来”钱生钱“已经很让我很受挫了,现在加多两个字”持续“在前面,我感觉要投降了。
幸运的是,因为之前通过电台认识了松大,然后通过网络进一步对松大提倡的投资体系做更多研究。我好像看到有了一点点亮光在远方隧道,我决定再试试看从这方面着手,做”持续钱生钱“的研究与学习,不这么快放弃。
就这样在2019年头,与妻子商量周全后,花了一笔足以让我们一家四口出国旅行的钱参与了GIS的课程,也为我学会”持续钱生钱“的努力跨进了一大步。

改变我投资人生的一堂课

第一天课的最后一节单元,李永安老师要每一组学员尝试用SIMPLE BUFFET APPROACH分析一间公司,然后派出代表对全班做分享。我代表我的队伍,选了FPI为分析与分享对象。因为之前的功课,让我对FPI这间公司已经略知一二,而且我还是股东之一。

当时,我应该是课堂上第4位分享的。
分享完毕,李永安老师“竟然”点头称许,还特别给了我们的小组额外的分数奖励。因为我们的FPI分析报告相对中肯,不偏不依,说出公司基本面的稳健,也提到管理层相对保守的局限,未来可能需要继续观察。

李老师强调,分析一间公司应该如此,而不是一味看到好的一面,把公司说得盖世无双,就像销售员一样,这样在股市里是很危险的。这件事,好像锤子敲打铁钉一样的深刻在我心里。

感觉好像张无忌被张三丰注入纯阳浑厚的九阳内力一般,让我对研究生意基本面的信心叠加了不少。课程完结后,我花了很多个晚上的时间,重复观看很多当时叫做MTP的BVE。对于里面的内容,很是喜欢。有时像在看财经新闻,David老师及时报道VS Industry的大客户不续约的事件。

有时似在上金融管理课,陈剑老师教大家拆解ROE的杜邦分析法。有时变成真人访谈节目,颜民树老师的宏观经济分析,还教导大家如何理解美国国债利率曲线倒挂对世界经济周期的影响。这一些,很大程度满足了我对股票投资与研究的需求。

牛顿说过:如果” 说我看得比别人更远些,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通过这些BVE, 我感觉我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看见了我以前重来没发觉的美景。这些BVE都是老师们的精华萃取,他们的投资资历加起来少说都有100年,又怎么不是巨人呢?

看了BVE导师的分析,我对FPI又重燃希望

通过BVE,我知道松大早在2017年就开始做FPI的调研了。通过来回播放几遍过去的BVE,必要时暂停视频,望着荧幕,反复思考咀嚼老师说的话。“公司负债表”,“管理层大方派息”,“未来可预见的现金流”等等这些关键词汇,好像疫苗一样,注射入我的血月里。

接下来,我再读FPI十年年报。然后,用Algobox上的公司财务报表,交叉对比公司历年年报的财务数字。再跟着BVE老师的讲解,去找到相关公司年报的内容做比对,把注意力放在公司的前景展望上。

这一顿靠着”抄袭“BVE调研内容的功课做完后,我觉得我重生了,对FPI又重燃希望。之前忐忑不安的余温,完全消失了。我可以接受公司未来两年没什么发展,只要现金股息能稳定的派发,就可以了。我当时对于BVE里常常强调的【低风险,高回酬】很是认可。否者,第二选择“低风险,低回酬”也可接受。

我自己绝不做“高风险,高回酬“的策略,因为我当时的短中期投资目标是击败通货膨胀与银行定期存款率就可以了。靠着BVE的加持,我已经倾向要加注FPI了。而且他的股价还在继续横摆,BVE里提到的cost zone非常明显。在我落实加注FPI前,最后一个考量是,FPI的产品会不会在短中期内,因为科技革新,社会价值改变,公共政策影响或天灾瘟疫人祸而被淘汰掉?答案是不会。

在靠山(BVE)的助推下,FPI股价已经不容易影响我的购入决心。我定额收了几批FPI,平均价越买越高。
结果,2019年里,我在FPI的总资本投入是我当时所有可投资资金的30%。
百年病毒,人人自危2020第一季度,百年一遇的冠状病毒导致的全球疫情大爆发,我还记忆犹新。

当时,我正等着4月的到来,要收取我的第一重仓股FPI的股息,而这个程咬金竟然半途杀了出来。我的心情又从天上掉了下来。(又来?)记得2020年1月尾,李永安老师已经发出风险警告。时间快转到3月中旬,当时的3位导师,李永安老师,陈剑老师与David老师一起通过视屏对全体松大学员发出风险警示。

接下来几天的BVE, 老师们都在谈着疫情的风险,也开始引导学员从生意基本面考量,要考虑持守还是出场。百年疫情,很多人都没经历过,包括老师们。而我的FPI在几个礼拜时间里,股价下行,账面亏顺已经开始要超过15%了。通过BVE的教导,我知道一般稳定公司的股价不回随便调整超过20%。
一旦超过,就要深入探讨原因了。这一次,很容易解释,因为疫情。FPI亏顺达到17%时,我果敢的决定出场,实现了亏顺。

美国救市,股市深跌反弹

接下来,很多经济领域从来没发生,或极少数发生的事,在一个月时间里,连续刷行全世界的认知,不断突破历史记录。比如:

a) 美国股市在2020年3月份,短短10天里,熔断4次。此前第一次还要追溯到1997年。
b) 为挽救经济与信心,美国联储局下重药。调整利率到零,无限加大货币供应,印新钱跟美国财政部买入国债。
c) 美国财政部发出大规模的事失业补助金,甚至对全体美国人发放补贴金,以此把资金注入市场。

这些果断利索,雷厉风行的救市动作,硬深深的把美国经济从深渊里救了回来。美国是世界第一经济体,他站稳了阵脚,全世界都跟着喘了一口气。马来西亚股市也出现明显反弹,市场的恐慌好像减弱了不少。BVE老师团队,实时跟进整个局势的变化与发展,为学员们提供了很多及时的资料与解读,加上他们的意见。这些帮助很及时,也很有用。体现在刺激与鼓励我重拾信心,继续不气馁的通过BVE寻找投资机会,试图追回我之前在FPI实现的亏顺。因为我之前的亏顺还不算太严重,而BVE导师每天不懈努力的在提供投资养分,我已经在考虑要不要重新投入资金在FPI身上。

我继续在网络上寻找更多确定的辅助资料,直到我在网络上发现FPI的大股东,Wistron在台湾的营运不仅没受到很大影响,疫情好像还对他的生意有促进作用。因为疫情,大家呆在家上班与生活的时间变长了,导致电脑用品的需求快速提升。这个相当确定的消息,加上之前BVE的铺垫,让我在FPI股价触底反弹后的2020年7月,重新成为他的股东。

加大投资金额,扭亏为盈(浮盈125%)

加上接下来,通过BVE跟进调研发现,FPI的生意有机会受惠于中美矛盾的把握越来越高了。我又再一次跟着上升的股价,分批买入了FPI。去年7月到今年9月10日,14个月的时间,在FPI身上我不止追回了之前的亏损,浮盈还达到125%。看着过去几个月节节攀升的股价,我的心境很平和,不过分雀跃,也不过分忧心股价调整。

我已经跟着FPI历过一大一小的牛熊转换,所以很明白与放心他的长期生意模式。我清楚知道为什么我再次投入FPI,也知道为什么我的投入资金能在1年多里翻了1倍多。(这是bonus,我并没有预见到)而这扭亏为盈机会能被抓住,BVE肯定居功不小, 他是我的靠山。

我想跟巨人们说声“谢谢你们,辛苦了”。
另外想跟各位价值投资的同道们,”加油,你们是行的“。

One Comment

  1. 我刚签了VF,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要找个靠山,哈哈哈,开玩笑😝我的想法是有一个团体,投资理财的路才可以走的跟远。

Leave a Reply to KhangSeng Tang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imilar Posts